• <menu id="gokgi"></menu>
    <nav id="gokgi"><nav id="gokgi"></nav></nav> <menu id="gokgi"><tt id="gokgi"></tt></menu>
    您的位置:首頁 >互聯網 >

    全球頭條:家居染紅|封面文章

    2023-01-11 11:40:45    來源:維科號

    文/樂居財經 付魁

    2023年開年,紅星美凱龍(601828.SH)將要易主的消息,在家居圈炸開了鍋。


    (相關資料圖)

    1月8日,紅星美凱龍發布關于籌劃控制權變更事項的進展公告,擬將不超過30%股份轉讓給建發股份(600153.SH),若交易成功,紅星美凱龍的控制權或將易主建發股份。

    目前,這筆股權交易尚處于籌劃階段。而這尚未落定的消息,也足夠重磅。

    有人說,車建新可以喘口氣了;有人說,美凱龍控股股東的債務危機或將化解;也有說,國資房企要是進入美凱龍,二者聯姻或許能擦出不一樣的火花……

    建發股份是具有國資委背景的企業,背后的實際控制人為廈門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事實上,紅星美凱龍背靠國資委只是家居界的一個縮影。據樂居財經《家居K線》不完全統計,有超過20家家居建材企業靠上國資委。有的是控制前變更,有的是上市前夕搭建股東框架時引入。帝歐家居(002798.SZ)、文科園林(002775.SZ)、寶鷹股份(002047.SZ)等均在其中。

    細看這些家居企業,未引入國資之前,大部分企業的業績頗為“難看”,要么是盈利能力減弱,要么是資金吃緊。不過,引國資入股真的就是獲得了“護身符”煥發新生嗎?

    21家企業“染紅”

    紅星美凱龍控制權變更之事,還在洽談之中,尚未落定。

    不過此事并不算突發,而是提前就有預告。

    2022年12月25日,紅星美凱龍發布公告稱,控股股東紅星控股擬在未來半年內通過集中競價、大宗交易方式減持不超過1.31億股紅星美凱龍股份,減持比例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3%。對于減持的原因公告表示,是為了“償還債務”。

    時間沒有間隔多久,建發股份欲收購紅星控股相關股份的消息就來了。1月8日,建發股份表示,正在籌劃通過現金方式協議收購美凱龍不超過30%的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可能成為美凱龍控股股東。

    據了解,建發股份的股東是廈門建發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建發集團”),持股比例為45.13%,建發集團是廈門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全資子公司。這也意味著,如果交易完成,紅星美凱龍也將成為國資委控制下的企業。

    事實上,近年來,家居企業引國資入股的操作不少。據不完全統計,有超過20家家居企業靠上國資。僅在去年,就有帝歐家居、文科園林等企業“染紅”。

    2022年12月12日,帝歐家居實際控制人劉進、陳偉、吳志雄擬將持有的2963.8萬股股權轉讓給四川資本市場紓困發展證券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四川發展基金”),轉讓價約為2.21億元,轉讓完成后,四川發展基金持股比例約為7.70%。

    資料顯示,四川發展基金背后的股東是四川國資委。企查查顯示,四川發展基金的控股股東為四川發展引領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99.8%;四川發展引領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為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全資子公司;而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為四川省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和四川省財政廳,持股比例分別為90%、10%。

    在稍早之前,文科園林發布公告稱,其控股股東已變更為佛山市建設開發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佛山建投”)。佛山建投背景不凡,其背后實際控制人為佛山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根據當時公告,佛山建投擬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分別受讓趙文鳳持有的文科園林6.04%股份和文科控股持有的文科園林16.96%股份,合計受讓上市公司1.18億股股份。

    業績低迷外尋幫手

    “為了企業更加健康的發展,進一步激發企業活力?!边@是大部分企業引進國資委入股的“通用”原因。但進一步分析,很多企業是為了紓困去尋找一個更穩固的“靠山”。

    以帝歐家居為例。去年前三季度,帝歐家居凈利潤虧損3.95億元,同比下降213.13%。對于凈利潤虧損,帝歐家居表示,房地產市場風險是影響原因之一。

    過去幾年,帝歐家居做了不少大B端業務,客戶主要為大型房地產企業,其中不乏恒大、融創等已經“暴雷”的客戶。恒大等企業的暴雷,對帝歐家居的影響直接體現到應收賬款上。

    去年三季度,帝歐家居曾公開表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與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之間的應收賬款余額為7400萬元,應收票據余額為4000萬元左右。其中,已逾期應收票據余額為4100萬元左右,其中3950萬元已與恒大集團達成抵房解決方案。

    此外,帝歐家居尚有一定的資金壓力。財報顯示,去年前三季度,帝歐家居的貨幣資金為10.43億元,短期借款、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12.28億元、1.64億元,短債合計為13.92億元,資金缺口為3.49億元。

    相比之下,文科園林受恒大的影響更為明顯,直接被逼到“賣身”。在易主的當年,文科園林持有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開出的應收票據合計14.42億元,其中逾期未兌付票據7.04億元,未到期票據7.38億元;應收賬款4.37億元。應收票據、應收賬款共計18.79億元。

    此外,從業績上來看,文科園林在2021年的凈利潤為-16.61億元。

    相比于文科園林和帝歐家居,孚日股份(002083.SZ)的凈利潤相對好看一些。財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孚日股份的凈利潤為2.29億元,同比下降6.57%。但也逃不了“被賣”的命運。

    12月7日,孚日股份關于公司控制權變更處于籌劃階段的提示性公告,控股股東高密華榮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擬將控制權轉讓給濰坊市城投集團,濰坊市城投集團控股股東為濰坊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雖然營收和凈利潤沒有太大波動,但孚日股份的資金缺口很明顯。財報顯示,截至去年9月30日,孚日股份的貨幣資金為9.07億元,短期借款為18.39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3.83億元,短債合計為22.22億元,資金缺口約為13.15億元。

    國資伸手救市

    引進國資后,企業也就多了幾分底氣,遇到難事也就順理成章地向股東發出求助信號。

    比如文科園林在易主不久后,就向控股股東佛山建投發出求救信號,佛山建投為文科園林向銀行等金融機構申請授信業務等提供連帶責任擔保,擔保額度不超過20億元,擔保費率為1%/年。

    后來,文科園林為了資金需求,又向控股股東佛山建投申請不超過3億元借款額度,借款期限為一個月,借款年利率為6%。

    似乎與文科園林如出一轍,寶鷹股份也多次向控股股東尋求援助。

    2020年1月,珠海航空城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航空城集團”)通過協議轉讓方式,以每股價格5.48元分別受讓寶鷹股份股東古少明、深圳市寶賢投資有限公司合計持有的寶鷹股份2.95股股份,并非公開發行股份1.75億股,合計持有寶鷹股份4.70億股,持股比例為31%,為控股股東。航空城集團背后的控股股東為珠海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航空城集團成為股東后,寶鷹股份便開始了多次求救。2021年6月、10月11月,寶鷹股份向航空城集團借款1.9億元、2億元、1.9億元,原因均為因日常經營發展需要。

    而在多次伸出援助之手后,航空城集團似乎也有了“甩包袱”之意。

    2022年12月30日,寶鷹股份發布關于國有股份非公開協議轉讓暨控股股東擬發生變更的提示性公告,其控股股東擬將持有的寶鷹股份2.95億無限售流通股股份非公開協議轉讓給珠海大橫琴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大橫琴集團”)。轉讓結束后,航空城集團的持股比例為11.54%,大橫琴集團的持股比例為19.46%,成為控股股東。

    大橫琴集團的控股股東是珠海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也就是說寶鷹股份的實際控制人依然為珠海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實際控制人并沒發生變化。

    對于這次股權轉讓,正式股份轉讓協議尚未簽署,具體原因也未披露。不過,自從航空城集團入股后,寶鷹股份的業績依然沒有多大起色。

    2021年,寶鷹股份的凈利潤為-16.52億元。2022年第一季報、上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分別為-4539.60萬元、-5133.99萬元、-1.24億元。雖然虧損幅度減小,但仍處于虧損狀態。

    與寶鷹股份類似,在引入國資后,文科園林的凈利潤雖有好轉,但也是改變不了虧損的命運,其在2022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分別虧損了6889.02萬元、5901.10萬元。

    來源:家居K線

    關鍵詞: 控股股東 文科園林 寶鷹股份

    相關閱讀

    和老少妇做真爽
  • <menu id="gokgi"></menu>
    <nav id="gokgi"><nav id="gokgi"></nav></nav> <menu id="gokgi"><tt id="gokgi"></tt></menu>